在征地过程中

在征地过程中

当地多位实地村民证实,在征地过程中,每亩耕地约2万元,但开发区并未按照国家征地合法程序对失地村民征地补偿到位,只向村民发放了一个红本子,叫作“股权证”。而所谓的“分红”,仅是以每户村民的土地征用补偿款为本金,每年将4%的利息发到村民手中,以此来替代土地征用补偿款。

农民以土地流转形式,发展经济,是当前政策上允许的一种方式,但是否确实如这位农民所说,为了逃避征地补偿款,而采取“入股”的“挂羊头卖狗肉”方式替代实际必须支付的土地征用补偿呢?永合村一位失地村民质疑说,“如果按照国家合法征地程序,征地补偿款应该是一次性发放到位,这些巨额补偿款到哪儿去了?”。

记者调查还发现,在上海新闵重型锻造有限公司的厂区内,当地一户姓房的村民虽未搬迁,但已被该企业围墙包裹的严严实实,给其日常生活及出行造成极大的不便。这种“软暴力拆迁”形式,成为当地一景。

举报人言之凿凿称,该开发区自2003年来以来征用了当地多个村的农民土地约23000亩,由于开发区内招商并不兴隆,导致至少近5000亩土地撂荒达十余年,土地荒废现象颇为严重。

永合村一位失地农民告诉记者,开发区内抛荒的土地远不止这一处。在他的带领下,记者在开发区内大致转了一下,在纬八路、纬七路、开发大道、上海矽钢江苏上矽电工钢公司附近、东台中玻特种玻璃有限公司西侧、江苏瑞奇桩工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东侧、友新光电科技(东台)有限公司北侧等处,都看见大量抛荒的土地。

外来企业圈地现象严重

空旷的土地上蒿草丛生,一片荒芜。其中一处围墙将近有一公里长,上面没有任何建筑,只有零星的地方种植了一些农作物,偌大的开发区内显示着无尽的荒凉。仅农民粗略估算,就有数十宗地被荒着,大的有两百多亩,小的不会少于五十亩。

根据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第45条明确规定,征收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,以及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,应有由国务院批准。东台市经济开发区征收当地农民土地面积如此巨大,究竟有没有经过审批呢?本网将继续关注。(法制网记者 丁国锋 实习生 汪定强)

村民质疑合作社性质称系空壳

“征地时没有和村民签订补偿协议,更未经过村民同意,擅自将土地补偿款按股份制形式,要求我们入股村股份经营合作社。”冯先生质疑说,所谓的“村股份经营合作社”,有可能就是一个“空壳”,并没有经济实体存在。时隔10年之久,失地农民多次到开发区讨要土地补偿款,但一直未能解决。

“中国不锈钢制品产业基地”、“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”、“江苏省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基地”、“长三角园区共建联盟示范园区”……在一个个荣誉的光环背后,江苏省东台经济开发区却存在大量土地长期抛荒、土地利用率低下的现象,当地百姓向《法制日报》举报还称存在土地征用未见批文,征地补偿没到位等诸多问题。

“原来都是上好的农田,要发展经济,搞开发我们不反对。现在地征了,田毁了,什么厂也没建,就这么荒着太可惜了。我们这里是本来耕地就不多,现在失去了土地等于失去了生活的基本来源。”冯先生还说,有的人看地荒着可惜,想种地,可是政府宁可让你荒着,也不允许去种。群众对此提出了异议,但是没有领导认真过问。

沿着东台经济开发区宽阔的纬九路上,记者看到道路两边全是大面积撂荒的土地,大片闲置的土地几乎一眼望不到边。有的只是做了点土地平整,裸露着大片黄褐色的泥土;很多地块仅建了围墙、铁栅栏,没有大门、厂名,极目望去,令人触目惊心,被圈起的土地内长着半人高的杂草。

“当时我们并不同意,但开发区却强制征用土地,更让人生气的是,征地时说是为建工厂,结果土地被征去却荒在那里长草。” 当地村民冯先生说,东台经济开发区自2003年来以来征用了当地永合村、马港村、灶西村、通新村、光辉村五个村的农民土地,当时几个村统计下来约23000亩,但很多征地未见批文和公告。

按照《闲置土地处置办法》相关规定,未动工开发满一年的,按照土地出让或者划拨价款的百分之二十征缴土地闲置费;未动工开发满两年的,无偿收回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。

上图为该开发区部分闲置土地现状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容积率大缩水 7月30日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